现在的位置:首页>>专业领域
简易程序审理期限如何计算
页面功能 [双击滚屏] 【字体大小:  】 【字体颜色 】 【打印】【关闭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大清早被一篇判决书给搅得睡不着了。
    昨天傍晚,所里的一位律师给我发来微信,是一份与别人的聊天记录,内容为探讨一件案件是否值得上诉,想听听我的意见。由于里面包含十余张判决书照片,打开实在太慢。加之晚上有其他安排,我便没有及时阅读。今天早上五点来钟,迷糊中忽然忆起昨天同事所托之事,便打开手机找到那条微信,点开后阅读。打开还是很慢,我耐着性子等待。打开了,这份判决书长达十一页,出于以前的职业习惯,我迅速浏览了案号、审理经过及判决主文部分,眼前一亮,案号是2015,判决书落款日期是2017年4月18日,独任审判。这是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啊!怎么用了那么多时间?!我睡不着了。
    我立即和同事微信联系,提示他是否注意到简易程序的审理时间太长的问题。不一会儿,他回信说这个问题掌握的较宽松,作为上诉理由意义不大。说心里话,从事律师职业以前我一直在中级法院工作,还真没适用过简易程序(是基层人民法院和它的派出法庭审理简单的民事案件所适用的一种独立的第一审诉程序),对此了解不多,心里没底。民诉法和民诉法司法解释对此应该有有详细的规定,我决定学一学,看看简易程序究竟是如何计算审限的。为说明问题,我先把这份判决书的相关图片贴在下面:
 
 
 
     

    根据上述判决书提供的信息,该案件系2015年11月30日立案,2016年1月8日中止诉讼,后于2016年8月25日恢复诉讼;2016年9月9日又中止诉讼,2017年4月1日恢复诉讼;2017年4月18日作出判决。通过这几个时间节点,可以算出“实际的”审理期间,即2015年11月30日至2016年1月8日、2016年8月25日至2016年9月9日、2017年4月1日至2017年4月18日,合计71天。由此可以推断出来,一审案件承办法官认为审限不足三个月,符合简易程序的规定。
    行文至此,我翻出了相关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关于简易程序有以下规定:
    第一百五十七条 基层人民法院和它派出的法庭审理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简单的民事案件,适用本章规定。
      基层人民法院和它派出的法庭审理前款规定以外的民事案件,当事人双方也可以约定适用简易程序。
      第一百六十一条 人民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案件,应当在立案之日起三个月内审结。
    第一百六十三条 人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发现案件不宜适用简易程序的,裁定转为普通程序。

第一百六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案件,应当在立案之日起三个月内审结。
设置简易程序的初衷及其适用的基本价值取向是便捷,在一些较为简单的民事案件中兼顾公平与效率两项价值,具有快捷、简便、低成本解决纠纷的优点。简易程序的审限是从立案之日起到结案之日止,时间不得超过三个月,超过三个月应当转入普通程序审理。在该案承办法官看来,审限是指实际审理期限,因中止诉讼扣除的时间不计算在内,只要扣除后实际审理时间不超过三个月,即可以适用简易程序。这种认识对吗?
审限是民事诉讼重大程序问题,超审限审判意味着程序违法,故必须加以厘清。
    在简易程序中出现法定事由,应当如何掌握审限?笔者认为,简易程序案件审理期限一旦届满三个月,就必须转入普通程序。
  民事诉讼法对简易程序的审限作出了明确、严格的规定,在通常情况下,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应当在三个月内审结。《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格执行案件审理期限制度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也强调,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民事案件,期限为三个月。因此,除非有符合民诉法解释第二百五十八条规定的可延长的情形外,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民事案件都应当在三个月内审结。中止诉讼、鉴定、审计、管辖异议的处理等法定事由都是关于案件本身的实体和程序的重大问题,不符合民诉法解释第二百五十八条的适用条件,不能扣除审限,也不能延长简易程序的审理期限。
  民诉法及民诉法司法解释规定的简单民事案件中的事实清楚,是指当事人对争议的事实陈述基本一致,并能提供相应的证据,无须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即可查明事实;权利义务关系明确是指能明确区分谁是责任的承担者,谁是权利的享有者;争议不大是指当事人对案件的是非、责任承担以及诉讼标的争执无原则分歧。此为简易程序案件的内在本质要求,并且是法定要求。本案是否属于简单案件?从判决书所述内容来看,案件的处理涉及其他两个案件,先后两次中止诉讼,当事人众多,又涉及抵押担保,并不简单,不符合简易程序的适用条件,应当转入普通程序进行审理。
   综上所述,该案承办法官认为的审限是指实际审理期限,只要扣除后实际审理时间不超过三个月即可以适用简易程序是不对的?该案件从立案到一审审结,时间长达一年零四个月十八天,严重超过简易程序规定的三个月的期限,违反法定程序。


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如有转载请联系安徽润天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号,取得授权
供稿  ▎朱书见
润天律师机构高级合伙人,原安徽省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审判委员会委员.主审、担任审判长参加合议、担任审判委员会委员参加讨论、决定各类民商事案件2000余件,民商事审判业务造诣深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