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首页>>专业领域
【单玉成律师】—每一名律师都应当学学刑事辩护业务
页面功能 [双击滚屏] 【字体大小:  】 【字体颜色 】 【打印】【关闭
 

【单玉成律师】—每一名律师都应当学学刑事辩护业务

 

刑事辩护是律师职业最古老的传统业务。辩护律师是国家为公民个人配备的权利守护者,能够保障公民法律安全感以维护社会稳定;是刑事诉讼运行体系的制动装置,能够平衡刑事追诉活动的效率与安全。

辩护律师面对强大的司法机关,以弱者的地位守护更弱者,为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进行抗争,是最能代表律师职业特点、最能体现律师个人魅力的业务领域。一个从来没有从事过刑事辩护业务的律师,职业生涯注定是有遗憾的。

即使不谈传统与情怀,从现实情况来看,每一名律师也是完全有必要学习一些刑事辩护业务的。总的来说,刑事辩护技能和经验有助于律师防控风险、提升影响力、锻炼能力、磨砺性格、获得更广泛的社会资源、完善团队业务结构、拓展业务领域等。其具体内容如下:

一、学习刑事辩护,有利于自身刑事法律风险防控,避免自己以身涉险。

律师在各类业务活动中,无论是公司上市、投资融资、法律顾问还是商事诉讼,律师在为客户提供法律服务的同时,也要考虑到自身的法律风险问题,尤其是刑事法律风险。如果律师为了一项法律业务,被送到刑事案件被告席上,出现了“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局面,不仅个人前途断送、团队声誉也会遭受极大损失,可以称得上事业上最大的失败。

因此,每个律师都需要刑事法律风险防控,自然都需要学一学刑事辩护业务。当然,你可以重温刑法知识,重新规范和审视自己的行为,但却是远远不够的。你只有真正涉足刑事辩护实务领域,认真学习刑事辩护,你才会再次明白纸上得来终觉浅,实务中的罪与非罪,不是课本上的犯罪构成,也不是刑法条文上简单的文字表述,而是一种更为复杂的社会活动和司法活动。没有犯罪的人也可能因为某种主客观原因而陷入不白之冤,不是懂一点刑法学就可以进行刑事辩护、更不是懂一点刑法知识就能够进行刑事法律风险防控的。因此涉足刑事辩护业务,能够让你重温刑法知识,更能让你了解刑事诉讼实务,对如何避免陷入不白之冤更有洞察能力,同时增强刑事法律风险防控的能力。

二、了解刑事辩护业务,有助于在其他业务中对客户刑事法律风险具有一定的预防、识别和预警能力,提升法律服务的品质。

在从事非诉讼、民商事法律服务过程中,律师不仅要防控自己的刑事法律风险,也要为客户防控刑事法律风险。尽管不是以刑事法律业务见长,但不能完全不懂刑事法律业务。如果客户的全部业务交由律师事务所审查,仍出现了完全未预料到的刑事法律风险,由此遭受巨大损失,无疑会指责律师事务所,甚至导致客户的大量流失。曾经在一起房地产企业的股权交易中,股权出让方就合同签订、与履行全程委托了律师参与,但最终却因为该公司获得土地使用权后未进行投资,就全额转让了公司股权,被司法机关以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追究刑事责任,律师在其中虽未被牵连,但也受到了司法机关和当事人的谴责,十分被动。

当然,学习一点刑事辩护业务,并不能够完全辨识或者处理实际的刑事法律风险,但是可以增强问题意识。因为心里有了这种概念,便会使自己对相应的问题有大致的辨识能力,发现问题后再进一步寻求更为专业的刑事律师进行判断、处理。如果对刑事辩护没有丝毫的了解,将会导致缺乏敏感性、缺乏基本的风险意识和问题意识,即使风险来临,有可能仍然处于迟钝和后知后觉状态,不能够应对,更不能够提前防控。由此导致客户遭受巨大风险。

相信,随着客户的法律意识增强,在其他法律事务委托的过程中均会同时提出刑事法律风险防控的要求,非诉讼律师只有适当学习刑事辩护业务,才能够配合其他专业律师对法律事务审查的无缝对接,确保客户的法律安全。

三、刑事辩护业务受公众的关注度高,有助于提升律师的影响力。

刑事案件往往是社会最关注的法律事件,很多律师就是因为担任刑事案件的辩护人而获得影响力的提升。比如斯伟江律师,原先自称是知识产权律师,影响力只是限于业内和一定的地域,声名显然没有如今显赫,他的影响力提升,是在李庄案第二季中担任李庄辩护人具有了出色的表现,获得了法律界乃至社会公众的关注,被誉为律师界第一才子。同样,陈有西律师本身也不是一个专门从事刑事辩护的律师,他的业务涉及民商、法律顾问等领域,甚至还喜爱文学写作,也是因为担任李庄案的辩护人才使他几乎家喻户晓。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我就不赘述了。

有人可能会反对,说有的律师因为办事刑事案件而声名受损。客观地看,这种情况虽然有,但基本都是因为办案律师自身的恶劣言行所导致。有的律师为博出名披露自己当事人的隐私、披露其他当事人的隐私,恶意炒作案件,他们即使办理其他类型的案件,迟早也会臭名远扬,完全不是因为办理刑事案件所导致。

相反,田文昌律师在十多年前因为给东北的刘涌黑社会辩护案曾经遭到网民的口诛笔伐,陈兴良教授也因为给该案出具了专家意见书被网民攻击谩骂,但把时间拉长一些,田律师和陈教授在业内的威望丝毫没有因为那次事件受到影响。虽然部分社会公众不理解辩护律师“为坏人说话”,但社会在不断的进步,公众的辨识能力也在逐步增强,对辩护律师所负有的特定职责已经能够理解。

四、办理刑事案件,对律师的个人能力、性格均有极好的锻炼作用。

与刑事辩护相比较,非诉讼律师业务的缺乏对抗性,民商事诉讼律师业务对抗双方的力量基本对等,而刑事辩护则属于弱者与强者的博弈,有更强的挑战性。刑事辩护律师没有公权力背景,完全依靠自己的个人能力与公权力机关进行交流、周旋和对抗,对自身的专业知识、技能和经验有较高的要求。律师主要凭借的是自己的经验、智慧和专业能力与公权力机关进行斡旋,会让律师的个人能力得到不断提升。

并且,从个人的性格来说,通过办理刑事案件,作为参与刑事诉讼相对较弱的一方,与更强者“斗智、斗勇”,要理性而不能随性、任性,如何以弱胜强、有效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减少当事人的损害,要学会审时度势,权衡利弊,有利于人的性格成熟和思维缜密。

另外,刑事诉讼涉及的证据数量大、参与方众多且目标多元化,多数案件都较为复杂,对于律师阅卷、表达、辩论、沟通等能力均有较高的要求,对律师业务能力的提升也有很大帮助。

在我接触的从事过刑事辩护业务的律师中,多数均会认为通过刑事辩护业务,会让律师个人能力和性格得到很好的锻炼。经过刑事辩护的洗礼,使他们在其他诉讼类业务中感到对问题游刃有余。

五、通过刑事辩护,律师可以获得更为广泛的社会资源。

从事非诉讼或者民商业务的律师,往往和占据法律职业半壁江山的刑事法律圈没有太多的接触,这样就导致自己在法律共同体内获得业务交流的机会受限。若时常参与刑事案件的办理,则更有机会展示自己的其他业务特长,获得更多的业务机会。

虽然所谓的法律共同体目前并无强烈的相互认同,但法律人的思维有更多的共性,且相互了解。而司法机关的法律工作者不免有其亲友、同学和生活圈,这些人遇到法律问题、需要法律服务时,多数均会向其司法机关的亲友了解、打听。尽管司法机关工作人员不允许为律师推荐案件,但他们对于律师的评价往往会决定其亲友最终的选择。

在刑事辩护过程中,律师虽然和公检法机关有对抗、有分歧、有摩擦,但是同时也是可以通过案件展示出自己的专业技能和职业操守。双方有时候是“不打不相交”,通过对抗,能够相互了解并获得相互信任,建立起正当的交往。这样不仅能够在实质上扩大律师的曝光机会、社会接触面、社会交往面,也能在实质上使律师获得更加广泛的社会资源。如果自身有其他业务特长,业务机会自然会获得增长。

当年我没有专门从事刑事法律业务的时候,就经常遇到公诉检察官、刑事法官向我咨询其亲友遇到的民商事法律问题、行政法律问题。从实践中看,确实有不少熟悉的同行,因为办理事刑事辩护业务而增加了获得其他法律业务的机会。

最后,有人强调刑事辩护是一个高风险的律师执业领域,因而不愿涉足这一领域。我认为刑事辩护律师的执业风险被人为夸大,且多数风险均是可以防范和控制,刑事律师的执业风险实际并不高于其他领域执业律师或者其他职业,这个问题,我将在今后的课程中另行和大家交流。

综上几点,我建议任何一名律师均应当学习刑事辩护业务,甚至把刑事辩护业务作为自己的主要技能之一。